树里有个卖酒的【鹿神×你】

你要保证你不打我哦!





你要保证哦!!!





你要保证!!





不打我!






出于我对鹿神的爱
ヽ(゚∀゚)ノ

你丢失了五岁以前的记忆,同时也没有十六岁的记忆,但你知道你是从梦中醒来的。

两年前

你从床上爬起来,看到床旁边坐着一个让你感觉很温柔的男人,突然头一疼,他扶住了你的头,你想起了他的名字,他叫赤松子,是你从小就仰慕的大哥哥,你一直很敬重他,因为你觉得他的实力是你一生也追赶不上的。

“谢谢松子哥,我没事。”他听到你这么说,有点震惊还有点疑问。

“你…你记得我?”他有些小心翼翼的问你,生怕你再次头痛或者昏去。

“…?…我…为什么会记不得松子哥?”这倒轮到你有点疑问了。

他倒是没回答你的问题“没事,别去想了,好好养身体,孩子们都在问你身体好没好呢,他们可想你了,好好休息吧。”你很好奇,但是想了想还是好好的休息几天吧。

几天后

你正在和孩子们玩,你用能力和孩子们玩,你的能力是重力,你用能力将孩子们的重力消去,用绳子拴住腰玩捉人,当鬼的孩子不小心将另一个孩子拴在腰上的绳子拽开了,你将孩子身上的重力慢慢还给他,没等孩子落地呢,你自己那条绳子却也出了问题,它慢慢的断开了,这使你飘向了天空,你虽然害怕,但是你的施法并没有结束,你不能让孩子还没落地就结束,这样一来等孩子落地,你也快飘出围楼了,由于刚刚远距离施法还有施法的环境让你感到非常害怕,法力消耗太大,你还不能马上继续对自己施法,你胆子也没有大到哪怕飘到万丈高空也不害怕的地步。

你简直快哭出来了,你捂住双眼,背向大地,身体蜷缩着,三千青丝向上飘着,这个时候你听到了地上的孩子大声叫着“快看!鹿神哥哥来了!鹿神哥哥!XX姐姐飘到天上了!”

你转过身向地面上看去,身体悄悄放松,泪珠脱离眼眶而去飘上天空,你看到一个人…嗯…也许是鹿,跳上围楼的屋顶,借助屋顶跳到空中,抱住你,在下落的时候,你感受着他胸膛的温暖和给你带来的安心,你下意识的抱住他的脖颈,这个动作你好像和他做过很多次一样。

你感到异常的熟悉,你对他产生了好奇,他是谁呢?为什么我见到的人基本都会头一疼然后想起来他是谁继而想起和这个人的交集,然而这个人却没有?

到了地面上,他也没放开你,你脸红着微微挣扎“别怕,我带你回家”你一瞬间停下了挣扎,脑海中有个和他一样却颤抖不已的声音重复着‘别怕,我带你回家’怕…?怕什么?以前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吗?是他吗?家?我自己的家?还是谁的家?我认识他?我一定认识这个人!只是我忘记了!

他对着你温柔的说着“别动了,你的法力还没恢复好不是吗,我会抱住你的,放心吧。”你确实处于这样的处境,但你觉得只要自己拽住围楼的栏杆静等法力的恢复也可以解决问题,而他…

“你要是真那么靠谱,你就不能差点与太阳相伴了”…他的意思是我会飞上万丈苍穹与太阳肩并肩吗!?结果就是鹿神死不撒手抱着你,你也没办法,你躲进他的颈窝,抱着他的脖颈,羞得抬不起头,心里一顿小鹿乱撞,越是害羞就越是抱他抱的紧,你也不看他,如果可以你一定把你的脑袋藏起来了,见你害羞如此,他笑的胸膛都一震一震的,你贴着他的颈窝自然感受到了,你手握成拳打了他另一边的肩膀一下,你怕他疼,自然也没那么使劲,在他看来你像是撒娇一样,但你确实是想警告他一下。

恢复法力的第一时间你将所有的孩子们都放了下来。

……结果就是,你又没有法力了你的表情是这样的(ಥ_ಥ)你又在鹿神大帅哥的怀里窝了好久。

当然你在他怀里窝着的时间也没浪费。你想知道,你到底和这个人曾经有过怎样的交集。

“鹿神,我以前认识你吗?”

“…不认识。”

“鹿神,你知道我为什么在成人礼之后会沉睡吗?”

“……不知道。”

“那,鹿神你知道我昏睡了多久吗?”

“………三个月,别问了这是我知道的全部了。”

你也没打算再问下去了,因为你看到了刚刚你每问一个问题,他的脸色更加不好。

你的法力估计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了,他就静静地抱着你,你也不说话,因为你知道,他刚才和你说的话仿佛用尽了全力。他的怀里很温暖,你依偎着他,沉沉睡去。

鹿神看着睡得正香的你流露出悲伤的神情,紧紧的抱住你“为什么…我明明不应该再靠近你……”

睡着的你不知道他的痛苦,你蹭了蹭他,发出了梦呓“唔…”

带着你回到了你的房间,轻轻的像是对待宝物一样,握住你的手为你传输法力,他在刚抱住你的时候就可以这么做了,但是…他只是想多抱你一会,他只是想多和你待一会,他只是…想…好好的看着你好好的再和你说话,他原谅不了那时的自己…

第二天你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人了,身上好好的盖着被,你能闻到空气中还保留着他身上那抹淡淡的青草香“我一定要知道我和他究竟发生过什么!”其实你觉得你挺喜欢和鹿神这个人待在一起的。

之后过了两年,你经常去鹿神的小酒馆呆着,和他聊聊天,但他不是很喜欢和你说话,你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这激起了你更大的好奇心,你更想知道发生过什么了。

思绪回到这里,今年的你已经快要十九了。

在你的回忆中,你终于发现自己慢慢的喜欢上了鹿神,但鹿神好像不仅不喜欢你还有点烦你的样子,你决定还是暗恋下去吧。

“鹿神!你在这边啊!我找你找了好半天,一起去散散步吗?”你特别的高兴能找到鹿神,因为鹿神总是躲着你“你去吧,我得回酒馆了,我取完材了。”

“鹿神!我喜欢你!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但我知道!就是以前的我也一定是喜欢着你的!”你红着眼眶和脸颊大声的对着鹿神的背影喊着“鹿神!我们之间无论发生过什么也都已经过去了!我放下了!”

鹿神没有转过来,只是偏着头,像是想要听你还能说出什么的姿态“鹿神,我不知道我还能怎么做,但是…”你低下头“我爱你。”你之所以说出来是因为你发现你根本掩饰不住你的感情,与其让鹿神知道却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自己还苦苦的爱恋,两个人都遭罪,倒不如说出来,但你没想到你竟然说出了我爱你。

鹿神身躯一震“…XX…对不起。”他默默地向前走了,你没看到他落寞的表情,但你觉得你感觉到他的伤心,向着他跑去,一拍鹿屁股,一个前空翻,捧住他的脸庞,将自己的初吻成功送出去,他震惊的看着你,你就是闭着眼睛也能感觉到他看着你的视线,一吻结束,你一把抱住他的脖颈“…你这个人啊,怎么口是心非的,你就不怕我真走了?鹿神,我是迟钝,你呢。”

“鹿神我有点想起来了,我不怨你,是我自己的错,就算我忘了,你不也知道吗,为什么把错都揽到自己的身上呢。”

鹿神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你想起来…了!?”

“对,但还没有完全想起来。”

鹿神回抱住你,紧紧的,让你简直快喘不过气,你感到肩头有些湿润,你笑得像阳光一样灿烂,摸着他的头“没事了,我好了。”

三天之后,你家客厅里

“伯母,我是来提亲的,希望您能把女儿放心的交给我。”他提着一坛酒抱着一坛酒“这是我的彩礼,我能保证我会对您的女儿负责。”你妈全程都以一脸懵逼的表情对着鹿神“…孩儿他爸!女儿什么时候勾搭上鹿神的!!”被你妈一嗓子喊出来的你爸表示他不知道啊,他一直在种田…然而被提亲的主角还躺在床上睡得香。

二老坐在鹿神对面,一脸凝重“嗯…鹿神。”

“嗯?”一脸无辜

“你什么时候和我们女儿好上的…”一脸凝重

“很早。”一脸认真

“……”一脸懵逼

刚起床的你一走到客厅,表示一脸懵逼,鹿神咋来了!?

“额…鹿…”没等你说完,鹿神就先说了话“我来提亲。”

“告白是你先告的,初吻是你先主动的,这会该我了。”你瞬间觉得鹿神真苏!

你们两个在一起,没什么压力,长辈们对你们都很放心,你们理所当然的定了亲,鹿神决定今年秋天就娶你过门。至于为什么秋天过门嘛,因为啊,你们两个的缘从秋天开始,从秋天而断,再以仲夏二结,所以选择这么有纪念意义的秋天。

你们依偎着坐在山丘上“鹿神,说实话我都以为你会讨厌我,我没想到你会来提亲。”鹿神有点疑问“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会讨厌你?”

“因为…我…我…我…唔…我………”你脸红着吭叽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鹿神见你如此“我知道了,不用说了。”他脸上的笑意更甚。

如此天气正好,何不与住在树中买酒人,结段好姻缘。





——————————分割线————————————————————

唔,我在这里说一下哈,可能有的妹子看不太懂情节,‘你‘和鹿神是从小长大的青梅竹马,然后‘你’暗恋鹿神,鹿神也挺喜欢‘你’的,只是鹿神想先不告诉你,等你十六成人礼回来就向你提亲,但是呢,女主在成人礼那天回来的时候,脑袋一抽,想去鹿神那偷坛酒喝喝看,结果拿错了,拿成了孟婆汤,一喝,完了。女主失忆了,倒在了鹿神的前台里边,在女主意识模糊的时候,鹿神发现了她,抱着她哭唧唧的说一些比较苏的话,例如“别怕,我带你回家”再比如“都是我的错balabalabala”   结果就陷入了三个月的沉睡,一直在你床边照顾你的除了你亲爹亲妈就只有最最最尽心尽力的鹿神了。至于为什么醒来的时候见到的是赤松子呢,因为鹿神派他的好哥们赤松子替他看你
情节是这样的
“我感觉得到,她快醒了,你帮我看着她吧。”
“你自己看着不是更好”
“…”
“…我知道了”
↑↑↑↑↑↑这样子↑↑↑↑↑
应该解释清楚了,😂

再说一次,不要打我哦!




评论(3)
热度(54)

© 在下 | Powered by LOFTER